序章

 

唉.......身為一位可愛無比、絕頂聰明的天才少女,現在有誰來告訴我現在到底是怎樣?

當然現在沒有人會回答柳樂月的問題,此時她正被一大群的特務包圍。

「我說......你們到底要怎樣才會放過我?」柳樂月揉著發疼的太陽穴,試著跟這些特務溝通。

「柳小姐,非常抱歉,就......當作是為國家奉獻吧,請您把那樣物品交出來吧。」特務A率先非常禮貌的先開口。

「你覺得我會乖乖交出去嗎?」柳樂越冷淡無比的回答,一副寸步不讓的樣子。

那可是我們柳家代代相傳,用性命守護的傳家之寶,怎麼可能說給就給?就算是天皇老子我也是照樣不給。

「柳小姐,身為XX國的人,理應該為自己的國家效命,請您迅速交出來吧。」特務B一臉嚴肅的勸道。

「......」不語。

看著自己的兩位同伴也說不過眼前的美麗少女,其他人也開始加入勸說的行列。

「柳小姐......」

「柳小姐......」

「柳小姐......」

看著這一群特務苦口婆心的勸說,柳樂月依然不為所動,冷眼旁觀。

唉,既不能殺又不能強,難為的特務各自為自己抹一把辛酸淚。

 良久,柳樂月終於動了,一直觀察柳樂月動靜的特務們也停止了勸說,安靜的等待少女的回應。

可沒想到柳樂月卻笑了,神秘的笑了起來,低聲地開始倒數。

「三、二、一......」

最後一字落下,轟隆一聲悶響,整棟別墅都為之一顫。

「你做了什麼?」劇烈的震動讓全體特務都意識到不好。

「呵呵,就算死的我也不會把我們柳家代代相傳的血月鳳歌與龍陵炫舞給交出去的!」你們以為我們柳家不知道國家的心思嗎?

交出去是死,不交出去也是死,不如,一起同歸於盡吧。

最後一句,用的是從來沒有過的冰冷,竟然好似冰凍的利刃要劃開眾人的肌膚,令他們情不自禁的戰栗,來自靈魂的懼怕。

這真的是一個來自十八歲的少女該有的嗎?從一位可愛的天才少女,幻化成了一位地域修羅,僅僅一句話。

轟隆隆,耀眼的火光沖天而起,讓天空染成了不詳的血紅色,似乎在訴說要變天了。


第一章      穿越與一切的初始


武神曆一一八九七年星月大陸•龍武世家


黃昏時分,絲絲溫暖的陽光灑在大地上,襯托出山水的魅惑。

此時的龍武世家,主母住的「柳月園」卻是異常的不平靜,只見各個婢女、嬤嬤們個個神色緊張的來來往往。

「啊......啊......」

「快、快!再去搬點水來。」一個穩婆對著產房外大喊。

「好痛......痛......」

「夫人在用力點,小小姐或小少爺就快出來了。」

「夫人加油,別放棄,就快出來了。」

「真、真的嗎......我、我的孩子......」

被名為夫人的美麗少婦原本黯淡的眼眸瞬間充滿了希望,那可是她與她心愛的丈夫整整盼望了四年才終於有的孩子。

「到底好了沒有?馨儒......我要去見馨儒!快放開我!」產房外,一名俊美的男子正被五六個侍衛壓制住,他神色充滿了擔憂與一絲的恐懼,恨不得衝進產房陪伴在他心愛的女人身邊,為他打氣。

「老爺,在等一下。」

「是啊老爺,那有男子進產房的,不吉利啊!」

「閉嘴!要是馨如有什麼好歹,你們這些奴才休想走出這個家門!」被名為老爺的男子眼眸爆出了殺氣,看著一盆一盆的血水往外端,心裡有說不出的恐慌。

站在他不遠處靠進產房的地方,有幾位地方小有名氣的藥師,聽到這位老爺的威脅,各個陷入了備戰狀態,深怕一個不小心人頭就會落地了。

夫人您一定要平安無事啊。各個藥師紛紛在心裡祈禱著。

---------------------------(我是分隔線)-------------------------------

這裡......是地府嗎?原來地府是這麼的黑暗......

我走在無止盡的黑暗中慢慢地回想事情的種種原因。

柳樂月,今年十八歲,是柳家歷代最年輕的天才掌門人,柳家看似是個平凡的有錢人家,但其實是個暗藏玄機的神祕世家。

當初那些特務要的東西就是柳家代代相傳的傳家之寶“血月鳳歌”與“龍陵炫舞”。

每一個未來的掌門人都不一樣,有男有女,候選人都是一出生都是天注定的,然後進行家族甄選,選種的前三位將會進入最後的測試,那就是得到“血月鳳歌”與“龍陵炫舞”的認可。

先來說明這兩樣傳家寶到底是什麼?

血月鳳歌與龍陵炫舞分別是滴血任主,古色古香的木盒子。

沒人知道這兩個盒子裡到底裝了些什麼?聽老一輩的長老們也不知道。

然而我知道,不是我故意去打開而是它們自己自動打開的!

聽大長老說這不是好兆頭但也不是壞的,先祖預言一旦盒子打開,它們一族守護的使命也就正式畫下句點。

當時我說這是好事啊,但當我看到大長老神色怪異的看著我,我就瞬間明白,那句預言還有後續,而那段後續就和我這位新任掌門人有關。

當時我沒追究,直到國家知道這兩樣東西存在時,我心裡想絕對不能讓他們得逞,就在國家派特務來的前一晚,我在家中暗自裝滿了定時炸彈,連夜偷偷地送走了疼愛我的家人,獨獨留下我一個人守在兩個傳家寶的身邊。

回想起來真是諷刺。

我不知走了多久,突然,前方瞬間亮了起來,我刺眼的瞇了瞇眼,腳步卻沒有停下,隱約的聽見別人的說話聲......

嗯?地府怎麼會有說話聲?難道......

越想越有這個可能,柳樂月加緊腳步往光的地方前進,突然一震天旋地轉,兩眼發黑,倒下。

在失去意識前柳樂月想著:呵,不知道我這轉世生活會不會多采多姿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使的回憶 的頭像
天使的回憶

天使的回憶書房

天使的回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