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在這夜黑風高、群星閃耀的夜晚,一顆閃耀如陽的流星,身後伴隨著七顆七彩之星,劃破了黑夜,悄悄地降落於凡世之間。

 

這代表著什麼?是福?還是禍呢?

 

無人知曉。

 

-------------------------------------------------------------------------------------------------------------------------------------------------------------------------------------------------

 

忘川大陸,非羽王國。

 

利同城鎮,非羽王國一邊緣的小鎮。

 

一位老婦人正慌慌張張地走在道路上。

 

「哎呀呀,這該怎麼辦呢?都已經這麼晚了,要趕快回家才行,要不然少不了那個死鬼叨念。」老婦人又加快速度,就在快到家的時候,看到一個大竹籃放在門口。

 

「疑?這是什麼?」老婦人快步地走到籃子面前,左邊右邊瞧瞧,是不是有人遺落的,但很遺憾的是,這裡只有她,連張半個人影也沒有。

 

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老婦人掀開籃子裡的白布一看------

 

「哎呀我的天啊!老伴快醒醒啊!有大事情啊!」老婦人馬上把白布全部掀開,小心翼翼的捧著籃子往裡面走去,但怕驚擾到籃子裡的東西,所以聲音刻意壓低的往裡面叫。

 

由於這棟房子只有兩個人住,規模不大,加上老婦人進來的時候是往後門,離內院很近;再加上這棟房子的主人是個學武的,在老婦人捧著籃子正要進入房間時,一個老頭子正打著哈欠,一臉睡眼

惺忪的模樣看著老婦人。

 

「我說老太婆,妳大聲嚷嚷什麼?什麼這麼重要的事?沒事我要回去睡了。」說完,又打個哈欠。

 

「哎呀,你看了就知道了。」老婦人小心翼翼地打籃子捧到老頭地的面前,示意他小聲點。

 

「讓我看看......唉呦!這誰家的女娃子?怎麼在妳這?」老頭子一下子睡意全無,好奇的伸手想要將她抱起。

 

「我也不知道,我去斐家打牌回來的時候發現的,就放在咱們家後門口,可憐這麼小就被遺棄了。」老婦人憐惜把她從老頭子抱過來。

 

「可能是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吧?妳看。」老頭子取出放在籃子角落的一張紙條,看過之後替給老伴看。

 

 

請務必收養這個孩子,並且栽培她。

 

此女名為------陽亞默。

 

 

「陽亞默,有點像男孩子的名子......老伴,我們就養她吧。」他們這一生當中,唯一的遺憾就是沒生過一名子嗣,所以起了收養之心。

 

「嗯,就養著吧。」他當然知道自家老伴在想什麼,所以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

 

「呵呵,默兒,歡迎成為這個家的一員。」

 

 

 

第一章

 

時光飛逝,十二年後------

 

利同城鎮的大街上,黃昏市場。

 

「何嬸,你們家的孫女什麼時候才要帶出來給大夥們看?都十二年了還藏在家裡。」一位大嬸笑嘻嘻地挽著何氏......也就是當初的老婦人,問。

 

「唉,妳知道的,不是我不帶她出來,而是......唉。」何氏一臉無奈。

 

自家孫女雖然正值十二,但也已經看出未來是何等傾城人物,所以兩位老人家就想,等孫女在沒有自保能力前,盡量不要出現在眾人眼前,而眼前的這位大嬸是斐家的三房的媳婦,柳氏。

 

「哼哼,這次我一定要看到,否則人家不放您老人家走哦。」柳氏半撒嬌、半無賴道,這次她一定要看到那位的真面目。

 

就在這時......

 

「喂喂喂,妳們看,君家的小姐又出來了。」一旁的婆婆媽媽們紛紛往大街的另一邊看去。

 

果真,一位少女,正緩緩地往這邊走來。

 

何氏見柳氏的注意力被另一邊吸引過去,馬上抽出被挽住的手臂,不著痕跡地逃離現場。

 

「诶?何嬸?糟了!這次又被她給逃了。」柳是懊惱地在原地跺跺腳,「哼哼,不信下次妳又會逃出我柳氏的魔掌。」想到這柳氏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回到家中,何氏馬上到廚房為自己倒一杯水,緩一緩口氣。

 

「唉呦我的媽呀,還好這次柳氏沒有追來。」要知道,雖然柳氏擁有赤色鬥氣,但比起沒學過鬥氣的她要來的強多了。

 

「疑?老夫人,您回來了啊。」突然一位少女,提著水果籃,笑咪咪地走進廚房,順便拿張椅子示意何事坐下歇息。

 

「天音妳回來了啊,默兒呢?」何氏問。

 

天音是有一次陽亞默偷偷到外面帶回來的侍女。雖說是侍女,但似僕非僕,況且人家天音嘴巴甜,人長得漂亮,家裡也沒人把她當奴才,所幸兩位老人家就把她當半個女兒。

 

「小姐到外面去逛逛了。」天音很無奈的說,要知道她很難拒絕自家小主人的要求。

 

「又去?」太陽都要下山了!

 

何氏扶額,嘆了一口氣,「唉,罷了、罷了,知道默兒去哪裡了嗎?」

 

看何氏沒有明顯的生氣,天音老實的回答,「小姐去後山的瀑布那。」

 

利同小鎮後山的瀑布前。

 

一位女孩呆呆地坐在瀑布下的一凸出來的礁石上,雙腿垂在水裡,一晃一晃的。

 

女孩從頭到腳用布包得緊緊的,有點像保守的伊斯蘭婦女,只露出雙眼。

 

女孩就這樣靜靜的坐到那,直到有人來的時候才稍微有所反應。

 

就在快要到達瀑布的時候,小小的身影隨著微風落到一旁的樹後上。

 

濃密的大樹似有意無意地遮住女孩那小小的身影,她不動如山的坐在粗壯的樹枝上,像是生根了一樣,只要不揮開樹枝,很難有人發現有人坐在這裡。

 

「嗯?我明明看到有人在這裡的啊,難道我看錯了?」來人是一位十四歲的女孩子,單以左面來看的話,女還是個絕色的美人胚子。

 

可惜,轉過這左面,那右面上卻橫陳著一紅色的胎記,好似閃電一般的貫穿臉頰。

 

一快美玉瞬間成了劣等品。

 

坐在樹上的女孩微微瞇了瞇眼,她知道她是誰,不就是大街上傳的狒狒陽陽的君府醜女君落羽嗎?

 

知道是何人後,女孩從樹上跳下,出現在落與面前。

 

「原來是妳啊。」看到是熟人後落羽微微鬆了口氣,還好不是敵人。

 

「.....」女孩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看著她。

 

落羽一臉司空見慣,她早已料到眼前的女孩會有這麼反應,要不是聽過眼前的女孩開口說話,幾乎要認為她是個啞巴。

 

想起他們想當初的相遇......大概也和現在的場景差不多,地點、時間都一樣。

 

這大概要從兩年前說起------

 

(兩年前)

 

「妳是誰?」落羽望著坐在樹上不發一語的女孩。

 

原本是為了逃避自家老娘的碎碎念出來散心的,沒想到會遇上意外的不速之客。

 

女孩全身被黑色的布料包的密不透風,只露出那雙讓落羽覺得毛骨悚然的雙眼。

 

並不是說那雙眼很醜還是怎樣,只是那眼睛出現在一個身形差不多十歲左右的小孩子身上實在太詭異了。

 

那是一雙很美麗的雙眼,在月光下仔細看,眼瞳的顏色呈現墨藍色,如同閃耀的玻璃珠。只可惜的事,落羽在那美麗的眼瞳中看不到半分情感,雙眼空洞如同一灘死水,整個人看上去如同沒有靈魂的布偶娃。

 

她該不會看不到吧?那雙眼......實在很難讓人不去在意。落羽皺著眉頭猜測。

 

良久不見女孩回答,只見女孩沒有什麼敵意,所幸自顧自做自己的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默......」就在落羽轉身的時候,女孩突然開口道。

 

「什麼?」落羽沒聽清楚。

 

「陽亞默,我的名子。」聲音木木直直,平淡無起伏,讓人覺得有點呆版。

 

「我會再來找妳。」淡淡丟下這一句話,女孩從樹上越下,留給落羽一個瀟灑的背影。

 

「什麼更什麼啊?」落羽覺得有點莫名其妙,由於這突如其來的插曲,落羽也沒有什麼散心的興致,不如回去修練。

 

自從那次相遇之後,這位叫陽亞默的小女孩每隔兩、三天、不分畫夜的出現在不遠處。奇怪的事,周遭的人都好像沒注意到她的存在般,自顧自地做著自己的事情......好吧,其實自己也一不留神就把它忽略了,要怪就怪她存在感太低了。

 

不過這小妮子雖然神秘神秘、說話不超過三句,但也沒做什麼壞事,就靜靜的做在一旁默默的、等著被人所忽視。

 

而不知道自己被人在心裡議論的陽亞默小朋友,正望著落羽發呆。

 

她是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格里西亞。太陽、戰靈天使少主----希亞、彼岸閣閣主----默。而陽亞默,也就是現在的名子,是她結合前三世創出來的名子,陽代表太陽;亞代表希亞;默代表著自始至今一直以來的身分。

 

當這個時候大家就會問,那妳的哥哥痕呢?他去哪裡了?默無法回答,因為這是她內心當中最大的痛與悔恨。

 

當初要不是......

 

哥哥,默兒永遠相信你,即使你不再默兒的身邊。

 

哥哥,你知道嗎?知道當初為什麼直到最後默兒都不放手嗎?因為我們永遠都是兩個為一人,放開了就等於放開了一抹叫默兒的靈魂體一樣。

 

哥哥,默兒好想你,哥哥要等默兒哦,等默兒去把你的靈魂碎片一一找齊,然後把那個傷害你的混蛋,加十倍、百倍的奉送回去!所以哥哥,要等默兒哦,等默兒去接你回家。

 

陷入自己的思緒的落羽絲毫沒有注意到默的反常,直到突然「轟!」的一聲,遠處突然傳來一聲炸響,直驚半邊天。

 

落羽頭瞬間一揚,高手,有高手過招。

 

默迅速收回自己的思緒,馬上下了道保護結界,避免一些突發狀況。

 

然而落羽心中的定位才下,還來不及動作,就見半空中好似一道流星飛落,從那高高的瀑布上轟的一頭砸進了瀑布下的深潭。

 

潭水瞬間飛濺而出,落羽隔的不近,但是這力量實在太強,頓時被那潭水給澆了個透心涼,全身濕透。

 

黑髮直覆在臉上,剛好遮擋了那有胎記的半邊臉。

 

而在一旁的默則完好無是,與一身狼狽的落羽形成對比。
  
 

「嗷嗚……」

 

不待落羽作勢,那從半空中砸下來的東西,一聲嘶吼從水潭裡破水而出,就要朝地面上躍去。
  
  

落羽眼尖,一眼看見此物,似獅子,通體雪白,四爪金色,雙目赤紅,幾乎有一頭牛那麼大,這是金雲獅。
  
  

金雲獅破空,正欲躍出,瀑布之上一聲冷哼突然劃破夜色而來:「畜生,居然還敢跑。」
  
  

音色鏗鏘,有力之極。
  
  

話音還飄蕩在空中,只見那瀑布上一人飛躍而來,一個飛身一腳踩上那金雲獅的頭頂。
  
  

雙腿一使勁,硬生生的從半空中,把那躍起的金雲獅,給一腳狠狠的重踩入深潭。
  
  

紅衣飛飛,黑髮臨空。
  
  

一墨黑的長髮張揚的揮散著,一雙黑色中蘊藏著絕對火焰的雙眸,在看向金雲獅的時候,更加激烈的燃燒著,那微慍怒的怒氣致使他那眼眸深處,彷彿不是黑色,而是火的顏色,五官很美,但是卻是絕對的剛性美感。
  
  

這是一個如火般張揚與狂熱的男子。
  
  

一腳把咆哮的金雲獅踩下去,紅衣男子手一揮,一鐐銬瞬間鎖了那金雲獅,捆在了瀑布邊。
  
  

「呵呵,七級的魔獸果然厲害,這是第二次逃脫了。」
  
  

就在紅衣男子捆綁住金雲獅的時候,他身後的黑夜中,兩道身影緩緩而出,其中一身黑色,充滿了邪氣的男子似笑非笑的道。
  
  

「沒有下一次,哼。」紅衣男子哼了一聲,扭頭朝瀑布前方看著他們出現,卻一直沒動的女人看去。
  
  

「這次歷練也算不錯,墨炎你捉了頭七級金雲獅,回去也好跟老師交代,不過這東西……」
  
  

另一身穿白色錦衣的男子神色溫和,微笑的話突然頓在嘴邊,三人的目光都鎖定在了獨坐礁石,被潭水淋了個濕透的落羽身上。

 

而默不意外的被忽略過去。
  
  

月色皎潔,朦朧生輝,冰肌玉骨,宛若天女下凡。
  
  

烏髮籠了半邊臉,那月光輝映在那半張臉上,白玉無瑕,絕色天成,仿若水中的妖精。
  
  

名喚墨炎的男子,看著落羽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後低頭,纖細的五指伸入水面,拾起一通體潔白的玉珮。
  
  

墨炎見之立刻摸了一下腰間,那是他的玉珮,掉落水裡了。
  
  

一身濕透,落羽微微皺眉,看了眼從水裡撿起來的玉珮,龍型玉珮,價值連城。
  
  

翻開另一面,上面一個三字,歷歷在目。
  
  

落羽眉間微挑,龍形玉珮,三字排行,這是非羽王國三王子的玉珮,是他,那個說曹操曹操就到的三王子,與她有婚姻的人。
  
  

這才真撞巧了。
  
  

落羽嘴角微勾,早知道就不來這邊躲她娘的嘮叨,該換個地方才是。
  
  

「送給你。」

 

淺笑中,一道渾厚的男聲突然響起。
  
  

落羽抬頭,那三王子已經站定在了她面前的水裡,眼含驚艷,雙目發光的看著她。
  
  

容貌之剛硬俊美,世所罕見。
  
  

而默對他的評價則是:又沒哥哥、亞、親長大人他們帥,不過以人類的標準來看確實好看很多,不過沒自己人類的時候帥。

 

落羽挑眉,她五歲的時候才被排擠到這小鎮。
  
  

若是她沒記錯的話,她三歲的時候見過這三王子一面,粉妝玉琢就像個洋娃娃,比女孩還漂亮。
  
  

還記得三王子扔給她一句醜八怪。
  
  

而今,卻長的如此偉岸,俊美了。
  
  

落羽把玩著手中的玉珮,沒有出聲。
  
  

象徵身份的龍形玉珮,可不是任何人都有資格拿的。
  
  

三王子見此,伸手挑起落羽的下顎,眼中閃過一絲喜悅的笑容,卻霸道之極的道:「跟我走,我娶你為妻。」
  
  

落羽聽言直視三王子稼軒墨炎,那彷彿燃燒著火焰一般的眼中,帶著的有霸道,有堅決,更多的卻是看中了就下手的直率。
  
  

這個稼軒墨炎到誠實的很,很忠於自己的感覺。
  
  

落羽心念微動,淡淡的一笑。
  
  

「墨炎,你可別亂說話,我記得你可是有婚約的,聽說是個百無一用的醜女人吧。」
  
  

從驚艷中醒過來的那一身黑衣的邪氣男子,雙手抱胸看著墨炎低笑著道。
  
  

稼軒墨炎聞言眉頭一皺,雙眼眨也不眨的看著落羽,相當自負和狂傲的道:「我不會娶她,我對醜八怪沒興趣。」
  
  

說罷,朝落羽伸出手:「跟我走。」
  
  

落羽看著那朝她伸出的手,睫毛微微的一動,那低垂的眼中一閃而過犀利和賭意。
  
  

緩緩的伸出手,在三人的注視下,慢慢的拂開被水淋濕貼在半邊面上的黑髮,露出全部的容顏。
  
  

一道閃電一般的紅色胎記,貫穿半邊面頰。
  
  

若說那沒有胎記的半邊臉是天使,那這半邊臉就是惡魔。
  
  

與這夜色下,黑髮中展現出來,幾乎猶如鬼魅。
  
  

稼軒墨炎猝不及防下,居然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朝後退了一步,臉色瞬間鐵青。
  
  

夜風飛過,四周靜寂無聲。
  
  

那不遠處的黑衣男子和白衣男子,似乎都被驚嚇住了,沒有應聲。
  
  

抬頭,看著那彷彿一瞬間吃了一隻蒼蠅一般臉色難看的稼軒墨炎,落羽雙眼一瞬不瞬的看著,淡淡的道:「這樣,你還要我跟你走嗎?」
  
  

聲音很淡,彷彿清風般清新翠明。
  
  

稼軒墨炎臉色很難看,鐵青著臉。
  
  

落羽卻雙眼眨也不眨的看著他。
  
  

看著那張臉變色,看著稼軒墨炎在隱忍,看著因為有良好的教養,而一直沒有出口髒話的稼軒墨炎。
  
  

落羽緩緩的笑了。
  
  

這樣的遲疑和隱忍,結果已經不言而喻。
  
  

年少輕狂,對容貌的注意遠遠大過對靈魂的要求。

 

默看了一眼稼軒墨炎,內心嘆一口氣。

 

唉,又多了一個外貌協會的。
  
  

「算了吧,你……」
  
  

「哈哈,墨炎,這就是你喜歡的?這就是一眼就看中想娶回去的女人?哈哈,果然,墨炎,你和醜陋的女人真有緣。
  
  

屋裡有婚約的據說也醜的驚人,今日看中的也如此醜的像惡鬼,哈哈,這就是你的品位。
  
  

看來我們的三王子,今生注定要娶醜女為妻了,哈哈哈……」

 

 

 

第二章

 

張狂的笑聲打斷了落羽的話,黑衣男人瘋狂的大笑起來,看起來十分的歡愉。
  
  

稼軒墨炎聞言臉色一沉。

 

望著這些錯把珍珠當魚目的男人們,默只覺得十分無語。

 

接下來的話,默也沒興趣繼續聽下去,而是專心地聆聽大自然所歌唱的聲音。話說古代真好啊,自然元素如此的豐沛,讓句芒開心到吵的我整天睡不著,只好讓天音暫時保管她。

 

當落羽準備離開的時候,默緩緩地起身稍稍跟上去。

 

【天音,我今晚會晚點回家,妳先哄兩位老人家就寢。】默傳音至隔著很遠的天音,命令道。

 

【遵命。那要幫主人留晚飯嗎?】天音的聲音從默的腦海中響起,語氣中帶著絕對的恭敬,問。

 

【不用。】默冷冷地回道。

 

【是,奴婢知曉。】

 

 

----------------------------------------------------------------------------------------------------------------------------------------------------------------------------------------------

 

 

跟著落羽來到利同鎮最大的茶館,默很自然地坐在自己專屬的位子,東邊那靠著窗的單人桌,然後很自然的坐下,完全把這裡當成自己家。

 

「妳怎麼跟過來了?」跟吩咐完君飛的落羽,剛好看到悠閒地吃著甜點的默。

 

默微微的拉著圍在脖子上的圍巾,姿態既優雅又看不到臉,讓落羽忍不住想:還沒入冬呢,這樣她不熱嗎?

 

其實季節的變化永遠無法影響默。原因是默的四大神器全都是擁有相剋屬性多屬性神器,如同冰與火、暗與光這樣,讓默在體質上有著相當大的改變。

 

「不歡迎?」默不答反問。

 

「隨妳。」反正習慣了,落羽無所謂的說道,轉身直接進入密室。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當落羽從密室閉關出來,一道銀光正稍稍回去通風報信。

 

「出來了?」雖然是疑問句,但語氣是肯定的。

 

「是的,主人。」銀光頓時化為一位少女,此女正是天音。

 

此時的天音與平常時已經不一樣,一頭墨色的長髮、水眸,轉換成一頭水藍色長直髮,用黑色的髮帶綁成側馬尾的樣式,略長的瀏海用一根黑色的音符髮夾固定,銀色的眼眸在夜空中閃閃發光,一身黑色的女版西裝帶著一點東方古典風氣。

 

她是三幻武之一的神族兵器------天音。

 

默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主人,小鳳姐他們什麼時候醒過來?」在這裡好無聊哦,這些年來三幻武只有她和句芒醒過來。

 

「呵呵,小音寂寞了嗎?」句芒的嬌笑聲在默與天音的腦海中響起。

 

「才沒有呢,只是生活中少了一點刺激,讓我覺得有些無去而已。」天音沒好氣的說。

 

「不會太久的。」安逸的日子很快就要結束了,不會太久的。

 

「嗯,說的也是。」讀出默話中隱藏的字句,天音這才露出笑臉。

 

 

----------------------------------------------------------------------------------------------------------------------------------------------------------------------------------------------

 

 

「主人,根據這個世界裡的彼岸閣消息指出,君落羽的弟弟被紫衍國公府的人帶走了。」天音看完把手中的密函,隨手把它丟進火盆。

 

「主人,要吩咐殺手把他帶回來嗎?」一旁吃著蘋果的句芒問道。

 

由於何氏與老爺子出門拜訪老友,家裡剛好無人,這個時候也不會有人來,所以句芒很放心的現在這裡。

 

「不用。」默緩緩地吐出兩個字。

 

「那我們現在要做什麼?」天音問。

 

「等。」說完,就進入修練模式。

 

來到這個世界後,默很自然的遵守這個世界的規定,從出身到現在,默很快的就要突破紫尊,現在只需要鍥機。

 

 

----------------------------------------------------------------------------------------------------------------------------------------------------------------------------------------------

 

 

轉眼,一個多月後------

 

帝都。

 

「哇!小姐妳看,這裡好熱鬧啊。」一身水藍色褲裝的天音,正牽著默東張西望。

 

「話說妳們兩個怎麼跟來的?」扶額,一進城的時候,就看到熟悉的黑色身影。

 

「哎呀,這不是重點。看,有人來接妳了。」天音指了指不遠處走過來的中年人。

 

「落羽小姐。」中年人立定在落羽的面前稱呼到。

 

落羽轉頭,掃了一眼眼前執事一般的中年人,沒有出聲。

 

「落羽小姐終於到了,卑職是來接落羽小姐的,請。」中年人微微躬身,立刻身後就有一輛華麗的馬車駕駛了過來。

 

落羽沒有理會中年人,而是轉頭問向一旁的默與天音。

 

「妳們要不要一起去?」

 

默沒有回答,點點頭,拉著天音往馬車走去。

 

來到紫衍國公府,默不管落羽詫異的眼神,執事的勸阻,直接拉著她去找國公爺。

 

打開感知,不花吹灰之力就找到大廳來。

 

「他們就在這裡面嗎?」落羽疑惑的問。

 

看著默一系列的動作,落羽深深的懷疑默是不是有這個地方的地圖,不然怎麼會來的路上這麼熟悉?

 

默點點頭。

 

「落羽小姐快點進去吧,這裡就由奴婢來招呼這裡的人吧。」天音笑咪咪的說。

 

看著自家小姐與落羽確定進去後,轉向看相迎面而來的管家與執事。

 

「哎呀呀,雖然不是我理想的舞台,但為了小姐,就將就一下吧。」

 

來吧,演奏會開始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使的回憶 的頭像
天使的回憶

天使的回憶書房

天使的回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