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陽光普照大地,新的一天即將到來,清冷的柏油路上開始出現許多準備上班的上班族。
 
原本是如此美好的早晨,卻在不為人知的黑森林中傳來了詭異、嫩雅的嬌笑聲。
 
「呵呵呵,羅蘿、一飛你們看,如此美好的早晨,你們當真要殺掉我嗎? 」沒有驚訝,也沒有自嘲,就像早就料到一般,水靈靈的水眸閃爍著小孩子般的天真,就像是再說一件玩笑話。
 
「緋緋,快把丹藥交出來,便留妳全屍,若是心情好,還可給妳收屍。 」羅蘿不悅的看著眼前粉嫩嫩的小女孩,她最討厭她這種一切盡在掌握中的態度。
 
被稱為緋緋的小女孩,穿著黑紅兩色的哥德洋裝,像著精緻的法國娃娃一樣,嬌俏可人,水藍色的眼眸無辜的望著兩名拿著槍的一男一女,像是不懂對方為什麼這麼生氣。
 
「楊柳緋別在那裡裝無辜了,快把丹藥交出來。 」一飛冷著臉,眼中佈滿著濃烈的殺意。
 
楊柳緋,傭兵殺手界「地府」的三大殿之一「彼岸」的頭牌殺手,外號「天使魔女」,沒能知道她殺人的絕技招是什麼,因為知道的人,都已經到閻王殿那兒報導去了。
 
但有一點大家是知道的,她是一名侏儒。
 
正確來說,她是一名人工侏儒。
 
在殺手界有很多關於她的描述,其中有一句是這麼說:
 
當魔女到來的時候,來接你到天堂的是天使? 還是披著天使皮的惡魔?
 
而羅蘿與一飛,則是「地府」另外三大殿的頭牌殺手,也是楊柳緋出生入死的夥伴,兩人分別外號「嫵媚仙子」與「風魔」。
 
楊柳緋這次是在出任務的時候,偶然奪得了一枚丹藥,丹藥被褐色紋浪包圍,紋浪是古樸的深褐色,泛著神秘光澤。
 
楊柳緋不懂,為什麼一枚破藥卻毀了他們三人從小到大的感情,只能說貪婪使人蒙蔽了雙眼。
 
「一飛,別跟她廢話,直接殺了她,搶回丹藥就好。 」羅蘿目光也迸發著濃烈的殺意,恨不得將楊柳緋給碎屍萬段。
 
明明是一個侏儒,竟然可以與自己並列,這讓羅蘿那強大的自尊心受到了侮辱。
 
可她也不想想能坐上「地府」的三大殿之一「彼岸」的頭牌殺手,在這之中付出多大的努力,更何況是一名侏儒?
 
「呵呵,你們真的以為你們殺的了我嗎? 」楊柳非那純淨的水眸終於透露出一絲嘲諷,「別忘了我可是魔女哦。 」說完,優雅的拉起裙擺,向對方行一個優雅的禮,但隨後就消失在原地。
 
「什......? 」遭了! 大意!
 
他們怎麼忘了楊柳緋雖然是侏儒,但是接受過組織高層各種非人的訓練,不管是速度、殺人的技巧都和他們兩個正常人一樣,甚至更強也說不一定。
 
在他們愣神的時候,楊柳緋已經站在他們的背後,手持的與身高比例反差很大的黑色鐮刀,毫不吹灰之力又奇快無比的向羅蘿與一飛揮去。
 
「快......」跑字還未出口,也還未來得及跨出一步,連刀的刀身已橫切過他們的身體,而他們的瞳孔異常的大,顯然是對此而感到不可置信。
 
明明同為「地府」頭牌,為什麼不在鐮刀揮下之前避開,而腳卻向生根似的移動不了?
 
現在他們永遠也得不到答案了。
 
望著以死覺得兩人,楊柳緋還是覺得如此可笑。
 
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呢?
 
魔女技能,天使的審判。
 
這是她偷偷在日本陰陽世家所學習到的技能,類似攝心術,也是她在多次在與高手交鋒時,所擁有的保命牌之一。
 
楊柳緋從寬大的袖子中拿出那裝著那枚丹藥的盒子,打開後就往嘴裡咽下,隨後拿起原本羅蘿拿在手中的槍,往自己的命門射去。
 
或許他們不知道,在她拿到丹藥的那一刻起,組織高層趁她不備的時候對她下了致命的毒藥,就算羅蘿與一飛不來殺她,她也是會死的,這只是時間的問題。
 
或許自我了斷是自己最好的結局,至少在死前能保住「天使魔女」的尊嚴。
 
 
 
 
 
 
 
 
第一章 出來駕到

 
「呵,看來我還沒死。 」楊柳緋自嘲的笑了笑,看來組織花了大手筆要把自己救活,明明自己一槍射中了太陽穴。
 
不過.....
 
楊柳緋露出了得意的笑,因為那枚丹藥入口即化,已經被她吞進去了,這下誰也得不到。
 
可能是躺了太久,想像中的疼痛並沒有席捲而來,由於身體沒力氣不能動,所以只能一動也不動躺著打良著眼前的事物。
 
不看還好,看到這些古色古香的傢俱,要不是經歷快三十年的殺手生涯,所練出不凡定力,再加上不能動,楊柳緋絕對會一巴掌拍死自己逃避去。
 
但現實是殘酷的,突如其來的劇痛讓楊柳緋差點昏過去,但也明白的告訴她現在所看到的這一切都不是夢。
 
腦海中的畫面向放映機一樣,一幕幕強迫性的烙印在她的腦海中。
 
這裡是一個靈獸橫行、強者為尊的世界。
 
蒼蘭大陸,三國鼎力,分為水渙國、木靈國、火鳴國;三大世家,分為南宮家、許家、歐陽家。
 
三大家各分部在三大國鎮守,形成了井水不犯河水的和平。當然明爭暗鬥這些就不是我們這些小老百姓可以管的了,至少表面上要看起來很合露。
 
現在她正位於火鳴國邊界後山的一間茅草屋裡。
 
這裡不只有修練靈力武師,還有召喚師、丹藥師、練器師等職業,其中以可以契約靈獸的召喚師最為稀有。
 
召喚師一共分為九級:召喚師、中級召喚師、高級召喚師、大馭師、玄幻師、聖法師、尊師、馭靈師、神靈師。
 
每級共分有六個階段:一階、二階、三階、四階、五階、巔峰。
 
召喚師共分為十一系,其中以水、火、土、風、雷最為平常;冰、木、暗、光,與不再十一系裡的精神系為其次,但凡是這五項屬性的人,通常都是天才中的天才;再來最後就是百萬年才出現的空間屬性與金屬性。
 
空間屬性,看名子也知道和空間有關,所以在看到這裡的時候楊柳緋就自動跳過。
 
開什麼玩笑, 想當年還在組織做殺手的時候,閑來無事除了訓練之外,最喜歡的就是去學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空間學只是裡面的一小部分。
 
再加上她也很喜歡看些玄幻小說,所以多少也獵射到這一類的相關訊息。
 
一想到這楊柳菲忍不住自吹自擂。 她真是博學多聞啊!
 
金屬性,一種很微妙的屬性,以簡單化來講的話這屬性多半會夾雜在暗屬性與光屬性的人身上,絕對不會單一存在。
 
它的特點就是專攻靈魂,這和精神屬性很像,但不同的就是她是個同時操控生死的屬性,而且在光暗屬性的面前,金屬性會發揮出不同的作用。
 
例如暗屬性的人,可以毀滅靈魂;光屬性的人,可以修復靈魂。
 
好在這種現象少之又少,除了百萬年那位之外,現在還未出現一位擁有金屬性的召喚師,當然這種屬性的靈獸更不用說了。
 
真是一個莫名其妙的奇幻大陸。 看到這楊柳緋忍不住在心裡吐槽。
 
歐陽醉夢,也就是這具身體的主人,雖然貴為歐陽家的嫡親九小姐,但在出生當天被測出經脈混亂,毫無靈力,也就被判為最低等地廢物一枚。
 
大家族嘛,難免重視名譽,所以在她出生幾天後就被送出府外自生自滅,對外宣稱不幸夭折。
 
好在被好心的老婆婆撿到,再加上原主是個低能兒,就算從原主隱約的記憶中看到聽到自己的身世,多半也沒啥感覺。
 
而且多虧了這位老婆婆,讓剛穿來的楊柳緋在原主的記憶中繼承了這麼多的訊息。
 
現在老婆婆去世了,也難怪八歲、毫無生存能力的原主會被活活餓死,所以楊柳緋不會對她投以同情的眼神。
 
就算要同情也是同情那位老婆婆,可憐一大把年紀了還要照顧一位落難的女嬰,好吧,就算是做善事,但是楊柳緋還是覺得這對老婆婆不公平。
 
楊柳緋在原主的記憶看到,這位老婆婆原本是要到自家好兒子家享福的,要不是半出殺出來這位程咬金,老婆婆說不定還可以活更久。
 
現在可好了,老婆婆不知不覺地走了,連遺言都還沒交代,現在原主也活活餓死,如過可以楊柳緋真想她抓過來邊打一頓。
 
楊柳緋自稱自己不是什麼好人,甚至有點冷血,但那所謂人性的情感,還完好如初的留在心底隱藏不被發現,就算是自以為瞭解她,為了一顆不起眼的破藥,將自己趕盡殺絕那些背叛者,恐怕知道
的也只是冰山一角。
 
不過仔細想想,要是原主沒死,她楊柳緋會重生在她身上嗎?
 
再加上這可是正常人的身體,可以長大、可以發育,雖然這裡不向二十一世紀一樣開放的國度,但可以像個正常的女孩子一樣走在路上,而不是常常被大人當人屁孩,楊柳非絕對是上輩子燒好香,
老天才這麼厚待她給她一次重生的機會,她楊柳緋怎麼可能拒絕呢? 以後歐陽醉夢就是她,她就是歐陽醉夢!
 
不過話說回來,「醉夢」這個名子不得不說老婆婆取的真好,醉生夢死,恩,她喜歡!
 
躺了許久後,不知道是不是找回了力氣,楊柳緋......噢不,這次要改名叫醉夢了。醉夢艱難的撐起身子,現在最重要的第一件事就是填飽肚子,不過在那之前要去老婆婆的房間把她的屍體處理掉,就算隔了一間房間,醉夢還是清楚的聞到
那噁心的屍臭味。
 
然後再看看自己,雖說自己前世是侏儒,但還是在心裡為自己抹一把辛酸淚,要知道前世自己的外表年齡最大也才十一、十二歲,現在,身高縮水成八歲孩子般大小,往好處想她也算真正的「返老
還童」,身體也能像正常的的孩子一樣成長茁壯,一想到這,心裡就異常的激動。
 
長大,這個詞在從前世楊柳緋多麼希望成真的夢想,但現實總是殘酷的。 現在,重生成為醉夢的她,終於能實現多年以來被自己認定為天方夜譚的夢想終於可以實現,讓醉夢有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來到房間外面,憑著原主的記憶把老婆婆平常放柴鹽油米食物、靈石(這個世界的通用錢幣)、衣服等一一分類放進兩個破舊卻很實用的大麻布袋裡。
 
走出門外,醉夢在門口磕了幾個頭,並拿出從廚房砸走的打火石。
 
點燃一根粗木棒後,就毫不猶豫地往屋子裡扔。
 
「婆婆,一路好走,我想你不會孤單的。 」說完,拿起放在腳邊的兩大袋麻布袋,毫無留念的往深山裡去。
 
楊柳緋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燒掉屋子,明明只要把老婆婆的屍體燒掉就好,自己還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住,但她還是不受控制。
 
醉夢想來想去還是想不出問題所在,可能是原主的意念殘留,想要幫自己斬斷過去。
 
而且現在的她還不適合道出現在人群前,先不說原主是個廢物,她也沒想過要這樣出現。
 
她的第六感一向很准,所以還不是時候。
 
拿出老婆婆醃制的肉乾與水,坐在一旁的大石頭上,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
 
目前她手上的的糧食最久可以撐三天,這三天內一定要在山裡找到一隻靈獸填飽肚子,當然前提是要有能力打敗它們。
 
醉夢開始墊估起自己的能力,以她現在的狀況來看,打敗一隻低等靈獸也不是不可能,不過不能直接衝突,只能智取。
 
靈獸一共分九個等級:低等靈獸、中等靈獸、高等靈獸、大靈獸、獸王、獸皇、准神獸、神獸、超神獸。
 
高等靈獸可以口出人言,大靈獸則是可以幻化成人,除了百萬年前的那位契約的一隻神獸之外,現在蒼蘭大陸上的只有一隻獸皇在蒼蘭大陸的靈獸森林裡統禦整個靈獸族群。
 
前幾天聽說它年邁已儘快要死了,現在整個靈獸森林處於不穩定的狀態,沒人敢踏進那裡捕捉靈獸,那是自尋死路。
 
「這老天未免也太坑爹了。 」醉夢忍不住嘀咕道,好歹也讓她穿到正常人的身體裡,至少有自保能力。
 
「不過這裡未免也太安靜了吧。 」太詭異了! 醉夢快速的收起微薄的糧食,拿出在老婆婆房裡發現的一把匕首,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往更裡面走去。
 
天色漸漸變暗,毫無收穫的醉夢只好找個避風港好好的安頓下來。
 
不知走了多久,太陽西下、星宿閃爍、冷風颯颯,終於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才怪) ,就在她的左手邊找到了一個洞口不寬不大,剛好可以避風避雨的山洞,要不是現在沒力氣,歐陽
醉夢真想指天大罵一聲有必要這樣整她嗎?
 
來到洞口把兩大包隨手一放,抬頭打算仔細打量一下洞口,可她剛抬頭,就對上一雙黑溜溜的葡萄般的眼睛,歐陽醉夢一怔,向後退了幾步。
 
仔細一看,原來是一位粉妝玉琢的奶娃娃啊,在仔細一看他好像受傷了...... 嗯? 不對! 這充滿危險的荒郊野外怎麼會有小孩呢?
 
愣個幾秒後就馬上戒備的看著外表無害,實則暗藏毒蛇的奶娃娃,就算她現在受傷也一樣。
 
「嗯,不錯,竟然沒被本尊迷惑,人類,告物我你是怎麼破解我的幻術的? 」外表稚嫩卻吐露出老成的語氣,但醉夢可沒心情管這個。
 
嘴角微抽,忽視頭頂上似乎飛過的幾只烏鴉,醉夢在心裡咆嘯:你他媽的在坑爹一點啊! 幻術? 這麼有趣的事情怎麼就沒有被老娘遇到?
 
如果這句話被對面的「偽」正太聽到的話包准吐血,不過顯然他沒有這種「福分」。
 
「? 」正太疑惑的一臉無語的醉夢。
 
「呃........ 可能是老天眷顧我吧。 」望著一望無際的天邊,醉夢連拍死自己的心都有了,這麼「爛」的答案,真虧的她還想得出來。
 
「原來是這樣啊。 」
 
靠,這樣信!? 醉夢一整個風中淩亂,但表面上還是一臉平靜。
 
「呃...... 我的名子叫做醉夢,我這裡有一些肉乾,你要不要吃? 」捕捉到少年眼底一閃而過的落寞,醉夢不忍心打擊他,可能這就是書上所說的母性的天性。
 
「黑淩,謝謝。 」你是我看過最奇怪的人類。
 
一般人類看到人型靈獸不是餓狼看到食物,要不然就是畏懼的看著他,沒想到眼前的女孩眼中竟無半點膽怯,還很隨意的找個地方坐下,這一系列的舉動讓黑淩起了探究的心思。
 
眼前的女孩雖然有點營養不良,像個乾扁四季豆,皮膚蠟黃,模樣只能算的上是小家碧玉般的清秀,唯一特例的事她那雙就明亮清澈的水眸,眸光清澈而乾淨,宛若是世間最為純淨的一泓清泉,乾乾淨淨,沒有一星半點的雜質,任何的人在她這種目光之中,都會感到自慚形穢,不忍對她有著任何的欺騙隱瞞。
 
這眼睛太美,美得讓人驚歎,是一種最為天然的驚豔。
 
如果醉夢聽到黑凌心裡面的聲音的話,一定會大喊冤忘,這一切都是錯覺!人家明明是最腹黑美少女,可不是嬌滴滴的白蓮花!
 
黑淩在心中歎一口氣,只可惜沒有一副傾城的容顏。
 
在黑淩在打量醉夢的時候,醉夢同樣也在打量眼前的「偽」正太。
 
老實說好了,說不害怕那是假的,當黑淩問自己問題的時候,醉夢背後可是驚出了一身冷汗,深怕一個回答不好就會被對方滅口。
 
不要啊! 她才剛到這個世界還不到一天,好不容易生活才要開始,她還不要死啊!
 
不過最後好險蒙混過關......
 
 
 
 
-----------------------------------------------------------------------------------------------------------------------------------------------------------------------------------------------
 
 
 
嗨!大家好,我是天使的回憶,大家可以叫我天使哦
 
文筆不好請見諒
 
如果有錯字,請大家盡量找出來還有天使有在我在百度(月下璉月)、御我論壇上放此文
 
最後,由於天使我還是學生,更新不定
 
以下謝謝各位觀賞
 
 
 
----------------------------------------------------------------------------------------------------------------------------------------------------------------------------------------------------------------------------------------------------------------
 
 
 
 
 

第二章    萬年蘿莉----赫蓮雲


晚上。

由於對面睡著一隻隨時都會把自己喀擦掉的大佛存在,醉夢半點睡意也沒有。

再加上醉夢可不是會浪費時間的人,所幸起來練習前世的殺手技能。

那些技能的訓練是不能帶上任何的靈力,雖然現在她還是連靈力怎樣修煉都還不知道,又不好意思厚著臉皮去請教黑凌,畢竟他們又不熟,醉夢實在拉不下這個臉。

現在醉夢滿腦子是對殺手技能的理解和有關的更多的經驗,唯一欠缺的就是訓練,讓這具身體能夠獲得以前的能力。

俗話說的好:一日不練功,十年功力空。

醉夢輕手輕腳的來到洞口外面,拿出那把匕首,看了看後隨後有些不滿的皺了皺眉。

前世她拿的武器可是一把身兼鐮刀與大口徑狙擊槍的機械化武器,跟這種劣質品比起來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

但現在不是嫌棄的時候,正確來說就算嫌棄也沒有用,誰叫她穿越到這個神秘的架空世界。

一開始只是很機械地做一個前刺的動作,緩慢地伸出,然後在緩慢地收回。

如果是普通人看到這個怪異的動作一定會覺得很可笑,畢竟很多的人看到這一幕,都會覺得這根本就是小孩子在擺動作罷了,但是真正懂得門道的人,便會看出來這與普通的不同。

她每一個動作都追求到最標準,幾乎是每一塊肌肉都會用到,僅僅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前刺,就已經做到了幾乎是最完美的狀態。

醉夢就這樣練習著,緩慢地動作著,整個人漸漸地進入了一種無我的狀態,每一個動作都仿佛帶上了雙重的幻影,她的全身就像是被蒙上了一層霧氣一般,讓人看不清楚。

醉夢就這樣無我地揮動著手臂,不知不覺就做出了兩百多次的前刺動作,由一開始的不舒服到了後來的習慣,醉夢這才覺得今天的這個訓練差不多了,不過還是遠遠的沒有達到她想要的目標。

但這副身體還是太嬌弱了,顯然承受不起醉夢這番遮驣,當動作停下來時,就軟軟的倒在地上喘氣,絲毫抬起不了任何力氣。

還是太弱了。醉夢自我垂氣的想著。

「呵呵,想不想學靈力啊?」突然一道青翠如黃鶯的嬌笑聲,在醉夢的腦海中響起。

「誰?」醉夢強撐起身子,左看看右看看,硬是沒看到個人影,隨即撇了撇嘴。

見鬼了!

「小ㄚ頭,不要把那種低等的鬼族拿來和本小姐相提並論,本小姐是人!還有妳沒有陰陽眼,當然看不到我的存在,我在妳體內。」清脆的聲音再次在醉夢的腦海中響起,但語氣上帶著一絲薄怒。

蝦咪!?在我體內!

「妳是誰?」該不會是原主吧?

「小丫頭,在胡思亂想什麼?本小姐的名子叫做赫連雲,我在妳的體內整整住了八年了,好不容易盼到妳這小妮子元神歸位,妳可要給我爭氣一點,這樣才不會白費本小姐對妳的苦心。」

「妳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說......

「沒錯,妳就是歐陽醉夢,要不是當初我無法動用能力,妳早就可以像個正常的娃子一樣活蹦亂跳了,還好我趁歐陽家僕把妳抱到這片深山的這段時間吸取他身上的靈力回復,雖然很少但足夠把妳的一簍神視送到二十一世紀在次重生。」赫連雲沒好氣的說。

當初要不是自己貪玩,早早的回去把創世神交代的任務交差,她堂堂的上位神才不會被小人暗算,淪落到這種既人於籬下的地步。

唉......

「所以楊柳緋同學,現在趁妳精疲力盡的時候打坐修練,按照我給妳的指示走。」說完,不等醉夢消化完這種荒謬的事實,自行操控起她的身體開始修練。

「什......?」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受到外人的擺布,但醉夢的第六感告訴她這個神秘人......好吧,先不提她到底是人還是鬼,總知這個人不會害她,她一像很相信自己的感覺。

「小丫頭別分心,專心的感受靈氣在身體遊走的感覺,我只教一次,看好了!」赫連雲語氣嚴肅地提醒,但還是很有耐心的一邊指導著醉夢,但讓她驚訝的事,這丫頭的悟性未免也太好了吧!她只教一次就會了,嗯嗯,孺子可教也。

 

---------------------------------------------------------------------------------------------------------------------

 

不知時間過了多久,一絲陽光穿透了厚厚的雲層,告訴著沈睡的大地,新的一天即將到來。

在丹田裡運轉完最後一次週期,醉夢緩緩地張開雙眼,入眼的不是刺眼的清晨陽光,而是一張放大版精緻的臉孔。

這種事情雖然老套但任誰都會被嚇到,醉夢自然也不例外,誰會想的到在妳在認真的最一件事的時候,突然有一張臉衝到妳的眼前,更何況是不管事警戒心,還是對周遭的事物如此敏銳,曾是殺手界「地府」頭牌之一的天使魔女?所以醉夢想也不想的做了一個「反射動作」。

「啊!啊!啊!啊!臭丫頭,妳這是謀殺啊!」對方突如其來的動作赫連雲自然也是嚇的哇哇大叫,連忙得多過醉夢的攻擊。

「赫連雲?」雖然是疑問去,但語氣是肯定的。

「哼!還知道是我啊。」沒好氣地瞪著一臉無辜的罪魁禍首,撥一撥剛剛太慌張而弄亂的秀髮。

趁赫連雲在弄頭髮的時候,醉夢快速的打良眼前的少女。

少女有著一頭燦爛的金色大波浪捲髮,在陽光的照耀下更顯的燦爛如陽,頭髮上並沒有多加裝飾什麼,只用兩條紫紅色的髮帶綁了個俏皮的雙馬尾,那雙加勒比海藍的眼睛,如漩渦一般一不留神就會陷進去,充滿著魅惑,外表像是前世看過的白種人與黃種人混血,五官較微立體卻異常的精緻,一張朱唇不點而紅,皮膚很是白皙,膚質很好,竟泛著淡淡的光暈,像塊晶瑩剔透的潤玉般,身上穿著語髮帶同一色系的紫紅色衣裙,勾勒出她玲瓏有致的姣好身材,樣式包含著中西古典與現代風格,腰帶上系著黑色燕尾鳳蝶珮飾,白色的膝上襪,腳下踩著朱紅色的木高屐讓原本嬌小的身形高上許多。

怎麼看都是傾城的禍水一名。

「怎麼樣啊?本小姐很美對吧?」看著醉夢眼裡毫不掩飾的驚艷與呆愣的神情,赫連雲得意的一笑。

不笑還好,一笑就像含苞待放的玫瑰,讓剛回過神的醉夢又再一次的閃神了一下,不過這次很快地就回復過來了,嘴角因為剛剛赫連雲的話微微抽蓄幾下。

「有話直說了,為什麼幫我?還是說要我幫妳做什麼?」醉夢可不相信天上掉下來的餡餅。

「小丫頭別亂想,雖然本小姐這麼多半是為了自己,但幫我?還是省省吧,除非妳修練成神,到時候我會考慮看看。」赫連雲絲毫不留情地朝醉夢潑冷水,美眸中充滿著鄙視。

聽著赫連雲的話,醉夢心裡升起了一股挫敗感。

「神真的存在嗎?」那是多麼虛無飄渺的存在啊!

赫連雲點點頭,「在每個世界中都有神存在,人類雖然看不到,但並不代表祂們真不存在,是人們所虛構出追從的對象,或許祂們就隱藏在人群當中。」

當年她就是以人類的身分,隱藏在人群中執行創世神所給的工作,現在想想到有幾分懷念。

「呵,神嗎......」抬頭望著那緩緩上身的朝陽,眼神充滿著堅定,渾身熱血沸騰。

神有什麼了不起的,我歐陽醉夢將會站上這世界的頂端,蒼蘭大陸,我天使魔女來了!

赫連雲默默地觀察醉夢臉上的變化,眼神中露出了一絲讚賞,但隨後又消失殆盡。

現在只不過是開始而已,未來的路還很長,現在的她雖然只是靈體狀態,對外界雖然有一定的影響,但這不是長久之計。

赫連雲雙眼微瞇,嘴角似笑非笑。

很好,好的很!敢算計與創世神、神罰之神並肩的情緒之神,膽子不小嗎?呵呵......

「不過話說回來,為什麼我看的見妳,妳不是說我沒有陰陽眼嗎?怎麼現在修練後就看的到了?」這個疑問她從認出眼前的美少女是赫連雲的時候就想問了,但礙於心中有太多的疑問,所以拖到現在。

「嗯嗯,這是個好問題,原因就出在這裡,」赫連雲笑咪咪的指指自己,繼續說道,「一般的人除非我想讓他看見,否則任誰也看不見我,除了比較特殊的存在,例如小夢夢妳。」

「我?」還有小夢夢這個稱呼是怎麼一回事?靠!她又被當作小孩子了,她醉夢平生最恨有人說她是小孩子了,雖然她現在穿越......噢不,是重生,重生成了真正的八歲蘿莉,況且我們好像沒有這麼熟吧,大姊!

「沒錯,因為小夢夢是我的寄宿靈體,但也得在有靈力的狀態下才看的到我,就算我想讓小夢夢看到,在沒有靈力的狀態下也只能聽到我的聲音。」

「那我還有問題。」醉夢舉起右手,像個小學生在問老師問題一樣。

「好的,小夢夢同學請說。」

「我丹田裡那一顆顆堆積得像小山的石頭是怎麼一回事?修練完後,好像消失了一點。」說也奇怪,那一堆石頭山讓她有一種很舒服親切的感覺,等回過神來,仔細一看石頭山居然縮水了一公分。

「哼哼,那是我要給妳的見面禮,小丫頭還不快點拜師。」

「拜師?」醉夢一頭霧水的看著赫連雲。

「小夢夢,現在妳才初到這個世界第二天,雖然大概掌握了這個世界的訊息,但這只是鳳毛麟角,再加上對妳又沒有壞處,總比妳在那裡瞎琢磨要來的好吧。」赫連雲一臉「怎麼樣都是妳賺」的表情看著醉夢,看的她一陣無語。

其實赫連雲說的對,現在的她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實在是太少了,再來對自己又沒有沒有什麼損失,不過只是拜個師而已嗎。

過了不知道幾年後,醉夢終於了解道自己在迷迷糊糊中拜了一名超牛逼的師傅,當然她的黑暗史也才剛剛拉開序幕而已,雖然某人也樂在其中,以上純只是後話而已。

 

 

 

 

 

 

第三章    妖孽


 「所以這些石頭是做什麼用的?東西不好不拜師哦。」雖說沒損失,好處怎麼不可沒拿,想當我師父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醉夢開口說道,她的骨子裏透著一股傲氣。

 

「臭丫頭,得了便宜還賣乖,為師我是那種會虧待自己徒弟的人嗎?」赫連雲一臉哭笑不得,但心裡對醉夢卻是非常滿意。

 

她也是那種驕傲的人,在沒有成神之前自己只是一名低賤的廚子,也是一名為了某些事情生存在黑暗中的殺手,生份雖然卑微,但那份傲骨是絕對不准許任何人踐踏。

 

人都是有底線,龍有逆麟,觸犯者,殺。

 

「這些石頭可是用最純淨的靈氣壓縮出來的精華,不過以妳現在的速度,等妳全部練化完畢估計也要三年之久,不過這些石頭只是見面禮之一而已。」赫連雲一臉壞笑的看著醉夢。

 

「還有!?」醉夢雙眼放光,就算她再怎麼不清楚這個世界的遊戲規則,眼前少女給的東西絕對不是凡品。

 

「哼哼,趁妳在二十一世紀的時候,我把妳這具身體徹底的改造過,還記得妳死前吞下的那枚丹藥嗎?」

 

醉夢點點頭,她當然記得,要說為什麼她會出現在這裡全都拜那枚破藥所賜。

 

「那枚丹藥是洗髓丹,在妳元神歸位的這段時間裡,清除妳體內的任何雜質,改造妳的身體,加上當時妳處於無意識的狀態,所以妳沒有任何疼痛的感覺。」赫連雲一副「還不快感謝我」的模樣,讓醉夢一陣無語。

 

「好了,見面禮都收了,是不是該拜師啦?」

 

「師傅授徒而一拜。」不管結果怎麼樣這師還是得拜的,誰叫她在不明不白的情況下,收下了見面禮?

 

「好好好,快起來,以後體妳就叫為師小雲師傅吧,叫師父、師傅的感覺為師是愛裝嫩的老怪物似的。」赫連雲摸摸自己如嬰兒般滑嫩的臉,無奈地搖搖頭。

 

醉夢嘴角微抽。師傅,妳還真有臉說。

 

醉夢輕咳了一聲,把陷入思緒的赫連雲拉回現實,「小雲師傅,有沒有什麼辦法測出我現在的等級是多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提升實力,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裡,不強大起來就只能被欺負的分。

 

武者與召喚師不同,分為十一級:武者、武師、武靈師、聖者、尊者、天尊境、玄尊境、至尊境、造化境、神使、神者。

 

每級共分有個四階段:低階、中階、高階、巔峰。

 

「我還以為小夢夢妳不問呢。」說完,赫連雲左手中就多出一顆水晶球。

 

「把手放在水晶球上,將靈力慢慢地輸入進去。」

 

醉夢將手搭了上去,然後釋放出一簍靈氣到水晶球上面,靜心的看著手中的水晶球,眉眼都不眨一下,顯得很是專注。

 

很快,水晶球有了反應,水晶球冒出黃色的光芒,只是光芒中微微的泛著綠色的光芒。

 

看到結果之後,赫連雲滿意的吹一口長哨,「不錯嗎,武靈師巔峰現在換測試妳是什麼屬性的召喚師。」說完,右手白光一閃,一個暗紅色的盒子就出現在她的手上。

 

盒子的外表看起來就像外面賣的便宜貨,不禁讓醉夢非常的懷疑自家剛認的師傅是不是在自己體內憋太久,腦袋退化記錯了。

 

「喂、喂、喂!小夢夢妳那是什麼眼神?」赫連雲額前瞬間佈滿無數的黑線,但手中的動作卻沒有停下,「別看這盒子普通就小看它,這種盒子可是上品靈器,名叫保靈盒,是一種專門保存那些高貴藥材和測試石。」這種東西在拍賣會可是可以賣到天價的,但也僅在這種靈氣較為稀薄、方面人才較為缺乏的地方。

 

「一般的靈器分為:寶器、靈器、神器、超神器、至尊器。再來有下品、中品、上品之分,等妳在養胖一點我在教妳練器。」說完,一臉嫌棄的看了看醉夢娜瘦小的身板。

 

好吧,現在她這具身體確實瘦弱了一點,八歲大的孩子看起來跟五、六歲的孩子差不多,看的自己也忍不住辛酸一下。

 

就在醉夢胡思亂想的時候,赫連雲已經準備就緒了。「好了,快到法陣中央,然後後屏除一切雜念,運用精神力感應天地元素......」

 

一旦人們站到測試法陣上,再用精神力感應你體質屬於哪一類屬性,法陣上的測試石就會散發出什麼顏色的光芒。

 

依風、水、火、土、木、冰、雷、暗、光和空間係,十係依次列排序而呈現出來的顏色是:青、藍、紅、褐、綠、冰藍、紫、黑、白、無。

 

至於金屬性,由於它是與光、暗共生的屬性,在白光或是黑光亮出的時候,光芒中就會帶著一點金,不過這機率很小。

 

醉夢盤膝坐在法陣中堅,雙眸緊閉,乖乖的照著赫連雲的話做。

 

面對最關鍵的時刻,她還是有些緊張,再醉夢的記憶中,元素關係著一個召喚師的未來。

 

有些元素隻有治愈或是防禦的功效,並沒有攻擊力量,除非妳找到一頭具有攻擊性、與自己同屬性的靈獸契約,否則在某方面來說比較吃虧。

 

體內精神力從丹田升起,緩緩的向外推去……

 

一陣風猛然的吹起了醉夢的秀發,刺眼的光芒自測試法陣內散發出來,形成一道光柱,將赫連雲的眼睛刺得都睜不開,連忙的出太陽眼鏡戴上。

 

醉夢忍不住睜開了雙眼,想看看這是什麼情況,然而,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看到了這樣的一副景象。

 

十顆測試石散發著五顏六色的彩光,光芒霎時璀璨耀眼,刺得她雙眼生痛。

 

她驚訝的低呼,「這是……?」

 

「別緊張。」法陣外的赫連雲微笑道。

 

她在醉夢踏進法陣的時候就在周圍下了道隔絕結界,要不然山下不遠處的村莊就要轟動了,必免不了一些麻煩,而她可是最怕麻煩的。

 

呵呵,小夢夢,為師什麼都幫妳打點好了,以後要多孝敬一下妳的小雲師傅哦。

 

不過.......

 

赫連雲看了一眼不遠處,那被赫連雲下了睡睡散的黑凌。

 

呵呵,資質挺不錯的,唉,不愧是我赫連雲的徒弟,重生的第一天就遇到一隻大咖的,嗯,不錯不錯!

 

一定要弄到手才行。

 

醉夢並沒有注意到法陣外赫連雲那不懷好意的笑,現在她的思緒全被那圍繞在自己周圍的十團光芒。

 

「恭喜妳啊小夢夢,妳是全系召喚師哦。」赫連雲笑咪咪的宣布結果。

 

「诶!?」醉夢驚。

 

「小夢夢,趁聚集的元素未消散之前吸收。」赫連雲連忙的叫道。

 

醉夢馬上在第一時間閉上雙眼修練,精神力在體內旋轉得越來越快,並且不停的跟身邊的元素進行溝通融合,把把它們慢慢地拉進自己的精神力裏,用精神力疊加,將它們緊緊包裹其中。

 

看著醉夢不急不躁的跟周圍的元素溝通融合,赫連雲嘴角的弧度越來越大。

 

過了三天以後,醉夢才從修練中脫離出來。

 

「嗯?不錯嗎,三階中級召喚師。」赫連雲道。

 

「會不會慢了一點?」醉夢張開緊閉已久的雙眼,皺著眉頭問道。

 

「NO、NO、NO!小夢夢,一點都不慢,雖然這裡的靈氣是稀薄了一點,但木與土、金三個元素還算多的,到這裡就不錯了,欲速則不達,懂不?」赫連雲有點好笑的看著醉夢,她不知道她的身體已經被她改造成歷史上史無前例的變態體質,就算是當年的他,也比不上現在的醉夢。

 

但是現在的小孩實在太容易自滿了,還是不要太過於稱讚才好,不過我們家的醉夢果然好啊。不愧是本小姐的徒弟,不驕傲,很好!

 

在幾個呼吸之間,赫連雲已經在內心中感慨了上千萬句。

 

回過神來後,赫連雲就看到一臉苦惱的醉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使的回憶 的頭像
天使的回憶

天使的回憶書房

天使的回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